花间一壶酒🌸🍺

本是碧欢,奈何蛋木,倾慕肖白,偶尔八分。

【沐战】夏天的样子(短篇HE)

超级甜蛋木~\(≧▽≦)/~

围着兔子吃火锅:


一个关于夏天关于暗恋的小故事。
根据微博互动写的,文渣请不要嫌弃,笔芯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  空调坏了。


    对于处在盛夏里的重庆,这大概是最糟糕的一件事情。


    被对面教学楼遮挡住的那一点直射,并没有对这个连空气都被加热到沸腾的教室有些许的改变。那几个自从装了空调之后几年没动用的风扇被强行派上了用场。    


    这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风扇并没有起到什么左右。陈旧的马达费力的带动着扇叶发出呼呼的响声,被搅起来的积灰使教室里布满了令人咳嗽的因子。


    好像更糟糕了。


    肖战有些佩服那个带着黑框眼镜古板的数学老师,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粉笔和嘴里的喋喋不休,像老旧的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。


    他心不在焉的转转笔,那些平日里就听不进去的公式在此刻显得更难入耳。他摆弄着手里的签字笔,笔尖把白色的草稿纸戳出长短不一的印记。随手拿起一个课本扇风,除了手臂酸痛之外他并没有别什么的收获。


    他深吸一口气,试着干些什么来将自己从燥热的空气中解救,。比起继续研究黑板上解不开的那道圆锥曲线,他显然更乐意做点什么别的事情。


    他尝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——


    同桌的学渣,好像睡的不太安稳,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,燥热的空气让他的呼吸声格外的粗重。


    前桌的女生,应该是中午刚洗的头发,长长的黑发没有扎成马尾,而就是随意的搭在身后,洗发水被热气蒸腾出来在周遭的空气中飘散,意外的好闻。


    后桌的眼镜和胖子,两个损友不知在聊着什么奇怪的话题,有些夸张的偷笑声传入他的耳朵。


    靠近后门的两个女生,低着头一遍遍滑动手指刷新着微博,不断的把屏幕锁屏点亮,关注着正中间的几个数字的变化。


    这个夏天,一点也不是他期待的样子。


    并没有有什么有趣的事,肖战蹙了蹙眉,窗外的蝉鸣声越发的响了。平层的教室,靠窗的位置,若是在平日里那便是是打望的宝地。他一只手支着脖子,侧过头追溯蝉鸣声看向窗外。炙热的阳光透过玻璃明晃晃的打了进来,他看见那棵种在两栋教学楼间的大榕树茂密的叶子,风吹过来摇晃的被击碎的影子,重重叠叠的洒在白色的地砖上。


    意外收获,熟悉的身影。


    似乎对那个人的突然出现有些惊喜,他眼睛一亮但仔细盯了盯就恍然大悟。


    阳光透过叶子,透过他新剪的碎发,那人笑的很温柔。


那人向他扬扬手,狡黠的俏皮表情像是在透露什么只有两个人才懂得的暗号。


    他看看表,悄悄比了一个ok的手势,却也忍不住偷笑,穿着运动服的木木,真是…一言难尽。


    很好,距离下课三分钟。


    如果说讲台上的这位老古板有什么值得称赞的话,不拖堂这一定是他最大的优点,下课铃终于响了,枯燥乏味昏昏欲睡的燥热时光终于结束了。早早收拾好书包的先锋军已经打开教室门冲了出去。


    三分零五十八秒。


    这是肖战从下课铃响起到走向校门口的时间。韩沐伯抬手看着手表,进行着精密度极高的计算。


    肖战会拍醒熟睡的同桌,催促他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塞进书包里,铁制的凳子磨过地砖会发出刺耳的呲呲的声音,他会习惯性的皱皱眉,然后他会走出教室,他会给在门口碰见的隔壁班的彭楚粤和白澍打招呼,会和同桌边走边聊,内容多数涉及令人讨厌的班长和同样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学习委员。


    一分零二十七秒。


   这时候他应该从小卖部的支路出发,拨开新发的树枝,穿过树林里石板铺就的林荫小道。 


    下一秒,他和他距离缩短到三米,一个打招呼的好时机。


    “诶呦,真巧。”他说。真是糟糕的台词,他心里想着,却还要露出惊奇的表情。


    “是啊,真巧。”肖战熟络的回应,却连眼角都溢满了藏不住的笑,顺手接过他递过来的冰棍。


     “真巧啊沐伯,”同桌抿着嘴想了想,突然指着教学楼的方向,“啊啊啊,我作业没带,要回去拿,你和战战先走吧。”转身便已经朝着回教室的方向狂奔。


    到转角处消失在两人眼里的宾俊杰停下来喘了喘气。他可不是什么不识时务的人,毕竟,没有人会事先准备好给偶遇对象的冰棍吧。


可恶。想到这里他又不由得怒骂,韩沐伯这家伙,对他这个红娘连根冰棍钱都省了。


    很好,只剩下两个人了。距离肖战家还有一个小时零八分钟。韩沐伯决定自己应该做点什么,当务之急应该是找个话题打破此时的沉默。


    “今天……上课的内容有意思吗?”话一出口韩沐伯就想给自己一巴掌,一个尴尬又糟糕的话题。


    “还行吧,没怎么听。”肖战随口应答。


    沉默无语。


     长达七分五十六秒的冷场时间竟然是由肖战结束的。


“木木,你再怎么盯着我看,我脸上也开不出花儿来的。”


    “是吗?我觉得你比花儿好看多了。”韩沐伯也许是魔障了,竟然随口吧心里话讲了出来。


    “木木你知道的,你再怎么夸我,我也不会把新买的ps4借给你。”


    韩沐伯叹了口气,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,语气严肃而认真。


    “战战,其实我挺喜欢你的。”


    “木木,今天中午食堂的麻辣鱼特别好吃。你觉得呢?”


    “啊?”这算是什么鬼回答,“嗯…还行吧。”


    尴尬,扑面而来的尴尬,他也不知道说啥好了。


    “战战,我真挺喜欢你的。”今天他算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了。    


 “木木,你新剪的短发没以前好看了,为啥要剪?”


    “还不是学校逼的,你不知道政教处那个老头有多古板……”刚起势准备把心里的苦水吐个痛苦,又突然意识到身边人只是单纯的想嘲笑一下这个糟糕的发型,或者更简单,只为了引开话题,而对事情的经过完全没有兴趣。


悻悻的停下了抱怨,佯装生气的对着他扬了扬拳头,却又在即将接触到的时候选择揉一把他的头。还是不解气的凑在他耳边喃喃,“臭小子,我警告你啊,下次别让我抓着你把柄,你看爸爸不嘲讽你。”


“肖战,不开玩笑,我,真,喜欢你。”他已经自暴自弃了。他只想要个答案,也许这个答案并不是他想要的,也许他们的距离会像弹簧一样,十米,三米,五十厘米,十厘米,然后嘣!被弹到银河之外永世不见。


“木木…”


一定没人提醒过肖战,他这样认真而温柔的盯着一个人是在犯罪。尤其是这个人刚刚结束对他的三次告白。


韩沐伯紧紧的盯着肖战,阳光明媚映着他额头的碎发泛金,似乎面前这个人如天仙一般。


肖战没有再看他,也许是在盯着远处的一根草或者一片云,也许在看路边的一颗石子或一株野花,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,似乎在刻意回避什么话题。


“呐…我也喜欢你。”


肖战看见身边人这个和自己一般高的男人表情从吃惊到狂喜,再然后猛的冲过来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。
他该说些什么,说他暗恋了他整整三年?说他曾经偷偷跟在他身后的第一个夏天?说他鼓起勇气和他打招呼的第二个夏天?还是说,他有多喜欢这个和他在一起的夏天……他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说不出口, 只想也只能贴着他的耳畔重复着。“肖战,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,我好喜欢你。”


“别搂着我,夏天,怪热的。”他把那人的手足无措尽收眼底。然后忍俊不禁。


然后两个人一起傻笑。


七月,天是闷闷的,风是懒懒的,阳光与蝉鸣不期而遇,人们多数在等一场雨,少数在等一场爱情。


比如,他和他。


这大概就是,


他所期待的夏天的样子吧。







评论

热度(32)

  1. 花间一壶酒🌸🍺围着兔子吃火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超级甜蛋木~\(≧▽≦)/~